岭南祠堂文化的守望者陈达荣: 记住乡愁传承文脉77995.com
发布日期:2019-09-23 19:10   来源:未知   阅读:

  陈达荣喜欢读史。一部二十四史,浇铸成华夏先民在历史中沉降下来的共同记忆。白坭东岸陈氏来自河南颍川,宋末年初开村始祖陈规为逃避战乱,率家人一路南迁,经南雄珠玑巷顺流而下,最终经思贤滘来到西江边上的白坭东岸,七百年间,陈氏族人开枝散叶,已经繁衍至第30世。

  在陈达荣的描绘中,一段华夏先民的迁徙史细细道来。东岸陈氏是白坭有名的大族,开村始祖陈规是宋朝进士,官至大理寺评事;明清两代,陈氏族人贤才辈出,陈冕师从硕儒陈白沙,见证理学在岭南地区的兴起和普及;陈朝纲岁抗法名将冯子材驰援越南疆场,最终获同治、光绪两朝皇帝追授“巴图鲁”称号。

  如今,步入耳顺之年的陈达荣成为了这段历史的讲述者,并且自发整理先民故旧,以绵薄之力延续优秀传统文化。陈氏先民修建于1511年的陈氏大宗祠,历经6次重修依旧气势恢宏,它是这位白坭乡贤故事的见证者。

  讲述着先民故事的陈达荣,亦守护着这座祠堂的过去与将来。陈氏大宗祠修建的年代,正是理学在岭南地区兴起并普及的特殊时期。祠堂作为追终慎远的场所,除了祭祀和行使族权,同时又辟作书塾,由此有了教书育人的温情色彩。

  “小时候,父亲常给我们讲祠堂的故事,不少老一辈的村民都曾到这里上学。”在陈达荣的讲述中,“父亲”两个字总是语带温情,一幅横与“父亲”有关、横跨一甲子的画面徐徐铺开。故事里,是童蒙求学的幼儿,严肃认真的师长,有童音共颤的诵读,翰墨飘香的时光。

  一部名为《白坭陈氏大宗祠》的记录本片最能道尽这种父与子,个人与族群,甚至文化与历史的深切情感——纪录片将发挥维系族人的作用,这是“桃子”对“桃花”的承诺。

  《白坭陈氏大宗祠》时长45分钟,翔实记录了陈氏大宗祠从颓败到重建的全过程,收藏着祠堂重光以来海内外陈氏族人到此寻根问祖的珍贵画面。全片分为萃庆复兴、重建历程、重光大典、历史名人以及风俗活动等章节。为了真实记录新时代陈氏族人的精神风貌和优秀民俗文化活动,陈达荣跟摄影团队一起开展了长达3年的跟踪拍摄。

  “春节游园、元宵添灯、清明祭祀、重阳敬老,这些传统民俗文化活动都收录其中。”陈达荣说,这些传统民俗文化活动在新时代得到了新的发展,添灯仪式过去是跟祖先报添丁之喜,现在成为维系族人感情的特殊节日;春节游园活动面向新白坭人开放,成为社区融合的新载体。

  当代作家王鼎钧曾经说,“乡愁迟早退出生活,进入苍莽的历史时空。”这话对于陈达荣而言,有着一种同样深切的共鸣与眷恋。

  1955年,陈达荣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在陈达荣的青少年时代,白坭还是三水有名的农业大镇,那时候的农耕文明可触可感,放眼是是田连阡陌,镬耳大屋,农忙时节樵北涌上禾艇来回穿梭,它们在陈达荣的心中扎了根。

  但那时候,陈达荣“少年不识愁滋味”,未谙乡愁何为。成年后,陈达荣进入保险公司工作,1998年,白坭城区遭受特大洪灾侵袭,陈达荣积极帮助家乡人民开展抢险理赔工作,获得佛山人保系统一等奖和当时三水市授予的先进个人称号。

  那一年之后,白坭开启了从农业大阵向工业强镇转变的征程。昔日的农耕景象日渐远去,陈达荣对家乡的热爱之情却日益深沉,人生轨迹向乡愁守望者的角色加速迈进。

  拐点于2004年到来——流落海外多年的《白坭陈氏宗谱》终于被族人带回故乡。77995.com!这部陈氏宗谱刊刻于1927年,一共有17卷,完完整整地记载了陈氏先民七百余年的播衍史,后经佛山文史专家考证,这在岭南地区都十分罕有。

  或许,当时的陈达荣没有意识到这一重要价值,但是作为早接触到这部宗谱的其中一,他作了许多努力。为妥善保管这部宗谱,陈达荣将这17卷宗谱逐页复印,整理过程中,他整理出陈氏先贤陈朝纲、陈冕的光辉事迹;宗谱上还保留着陈氏大宗祠的建筑图样,这些发现,为后来族人重建祠堂奠定了基础。

  有人的温情,有故事的深情,更有人文与艺术的滋润,陈氏大宗祠成了一座祠堂文化博物馆,打开了一扇走读岭南文化的“任意门”。

  如今,陈氏大宗祠大门外彩旗招展,数十对旗杆石十分壮观;墙壁上,灰塑、砖雕、壁画,精雕细琢引人入胜;有关陈白沙、陈冕师徒情深;陈朝纲忠勇报国的事迹广为流芳。

  祠堂内,悬挂着取自于《白坭陈氏宗谱》的16条祖训。“后生务习纯朴,乃能保家。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不截移田地,不盘剥克扣,不追求不义之财。”置于今天仍有教育与警醒意义。

  祠堂内,还陈列着一组组旧照片,它们讲述着祠堂曾经的颓败,也记录着陈氏族人同心协作戮力恢复的热忱,更见证了它在新时代所获得的荣光:

  陈氏大宗祠几经时代巨变,先后成为村集体办公场所和白坭中心小学,直到2011年前后,在一众族人的张罗下,陈达荣等人建立陈氏大宗祠管委会,为祠堂的重建及后续运作筹集到超千万元资金。

  同一时间,白坭镇以陈氏族人重修陈氏大宗祠为契机,探索构建以村民议事会、村务监督委员会等为主体的基层善治“三驾马车”,并将陈氏大宗祠打造成为开放性的文体活动中心——这是三水农村综合体制改革的起源,新白坭人融入社区的实践获得国家民政部的调研肯定。

  这座其四进制的百年古祠重新恢复了恢弘与壮丽,还承担起新时代社区融合与基层治理的时代使命。重建后的陈氏大宗祠,没有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复古建筑,而是人气满满且人情味浓,真真正正地活了。

  “祠堂是一个族群的根,我们现在做的事,只是完成了父辈的嘱托。”陈达荣说,一座祠堂再恢弘,其风光与坚固,也不过短短三代人一百余年。华夏文明源远流长,炎黄子孙尤重身份认同,一个族群能开枝散叶,一种文化能薪火相传,靠的是一代代人接续奋斗。

  采访过程中,记者想起郁达夫的《乱离杂诗》:空梁王谢迷飞燕,海市楼台咒夕阳。 纵欲穷荒求玉杵,可能苦渴得琼浆——诗的前一联道尽了陈氏大宗祠的前世今生与时代兴亡,后一联则是陈达荣等陈氏族守望乡愁,甘当岭南文化的守望者、播衍者的真实写照。

  事迹:晚年作为陈氏大宗祠管委会文书,参与推动陈氏大宗祠重建,推动恢复元宵添灯、重阳敬老等传统文化活动并赋予它们新时代社区融合和基层治理的丰富内涵。2019年2月18日,陈达荣获得由白坭镇政府授予的“新贤杰出贡献奖”。

  Copyright:本站所刊登的来源为佛山日报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佛山日报及佛山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违反此声明,佛山日报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报社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微信订报全媒刊例APP体验日报微博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46z1天天资料一大批从事中国文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